生抽酱油

一名割腿肉的超龄乙女 涉猎范围不限

狗雪小论文两篇

以下狗雪小论文可能含有部分原作滤镜内容。

 

首先谈及狗雪的未来延伸性,以及其注定失败的结局。无论是一起为黑晴明献出生命,或者是在惨败后苟延残喘、继而相互扶持寻找新的目标。两个人所共有的伤口以及回忆也将引向两种结局,无论是在未来迷失,还是在未来看来了新的希望,我相信两个人都将会得到结果。

 

而我个人觉得很尊的一点还有就是,关于两个人心中的“第一位”的讨论。与所有含有相恋性的组合不同,两人心中的一位基本不会是彼此。大天狗和雪女可以说是处于同一条路上,其分支和个人目标都不相同,但最终他们认为的“实现的方式”却巧合地重叠。

因此尽管心中的一位并不是对方,但无论是大天狗还是雪女,对方对于彼此而言都是除去“一位”以外的、所能关注到的几乎可以被称为“全部”的事物。

 

虽然说是同事组,但是大天狗和雪女之间肯定存在着无法相互领会的东西。但相互理解的地方也与此并存,也就是矛盾和温和皆具。

之前和梨讨论过关于狗的大義演讲座谈会,我们猜想听众或许只有雪女。先不提黑晴明百分之八十是欺骗大天狗就哄着他说要实现大义的事情,三尾狐肯定也是对于这种喋喋不休的言论退避三舍。整座黑夜山上或许真的只有雪女会真的坐下来陪他,左耳进右耳出地听这种他一天能讲八百遍的东西。

我个人觉得雪女不一定认同甚至不一定在意他的大義,但届时(终战)她可能会做出和大天狗一样的选择。换个说法的话,雪女或许会在为黑晴明牺牲之时变相成全他的大義。她不一定听进去,但是她能够记住大天狗在意着某个东西

 

关于称呼的话,这个是最最最最最让我想要大声赞美的。

雪女是规规矩矩称呼大天狗为“大人”,而大天狗则是直呼“雪女”。除去这个称呼中的平等性(梨的小论文有详细讨论),狗对雪女的称呼是他的所有称呼中最难以看出感情色彩的一个,但也是最充满了无限可能的一个。

 

其中一方死去。

两个人都有点“迟钝”,所以若是其中一方死亡,另一方大概将要用上余生来消化,或者是“理解”这件事。两个人对于自身的死亡都抱有“乐观态度”,随时随地决定为黑晴明献出生命。然而两人并没有考虑过对方的死亡。

也很有可能这个问题是属于大天狗的考虑范畴,正剧中雪女提及献祭,但最终被阻止。因此我们并不得知,只能猜测:倘若剧情改编,雪女献祭,不知“大義早成”之时,大天狗会有何种想法。

 

最后再说说一点,不像相恋的相恋。

 

这大概是我所设想的最接近原作风格的美好结局,尽管打败之后死于某人怀中又俗套又浪漫,但显而易见的是这俩没有什么浪漫细胞。都是一根筋到底,傻的要命。

我猜,更多的大约是终战结束之际,大势将去,谁替谁死前挡下最后一击。无论是本能而为还是义气之举,一击毙命的痛与不甘之中或许其中一个人才会看向对方最后一眼,恍惚之中读出来别的东西。

 

“原来是这样。”

 

排在一位以外的事物,原来是你啊。

另一篇 @狩野

看了三醬的小論文忍不住也參一腳(x)

一開始是被四時時私底下潛移默化安利,然後很在意狗雪這對是什麽關系,後來搜了不少兩人在本篇劇情和傳記、繪卷說明什麼的就徹底入坑了。
一人是黑晴明迷弟。
有著大妖怪的自尊,說話趾高氣揚,愛裝逼。中二到不行,一口一個大義地跟隨著黑總,奉行著自己所謂的「正義」,卻又推崇弱肉強食主義,抓小妖怪們當苦力。總之是個價值觀很矛盾的人。
所以為什麼如此矛盾呢?
原因很簡單,正如同繪卷所寫:
「很容易被人利用,誤入歧途」
說白了就是傻(沒毛病)。
看和昔日好基友博雅重逢時我就想吐槽了「傻狗啊😂黑總一兩句話就把你拉進傳銷組織了,並肩作戰多時的友誼何在啊!?」

另一人,是黑晴明的迷妹。
傳記中的雪女,不懂人心,卻又心思細膩。登場台詞「氷で閉ざしたココロ、鼓動などあるはず無いだろ」(被冰雪封凍的心,又怎會有跳動呢)等等地方都顯示著她渴望著瞭解人心。這是她的執念。也許跟隨黑晴明也是因為黑晴明允諾了她「大義實現之時就能使你也通人性、知人道」,但她大概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踏上的是修羅之路,一昧盲信著她的路標。
就是這麽一個單純的孩子,卻比誰都渴望人心。
所以做事也是一根筋,本篇中終章的自我犧牲欲讓人心疼。一邊盲信著黑晴明,一邊又不把自己當回事,不相信自己。

如果是為了大義(黑晴明大人),
這兩人正如自己劇中所說,會毫不猶豫地獻出自己的生命。

同為黑晴明迷弟迷妹,倆人關係又出乎意料地平等。
終章中黑晴明下达命令後,大天狗對同事的雪女說
「雪女よ、私達も行くぞ」
(雪女啊,我們也開始行動吧。)
這裏用的「我們」,如果沒有認同雪女作為大義同志的能力,以現在狗子的價值觀就應該說的是
「行くぞ、雪女」(跟我走,雪女)
而他說的並非命令的語氣,是協同者共行的招呼。
然而雪女卻…………ww
「那麽請等著我們的好消息吧,黑晴明大人」
並未正面搭理他www只向黑總報告了wwww
但也用了「我們」。
由此可見,他們的的確確是平等的同事。
心中第一位永遠是「黑晴明」的同志。

以下八九成是基於原作兩個性格背景的杜撰:
雪女初登場時被主角組打了個半死,隨後大天狗出場時雪女未一同來抗敵。可見此時雪女可能還在後台療傷。
根據終章決戰配置和狗子碎片本配置,兩人作為同事是會經常一起出陣的,雪女的自我犧牲精神也可能會勉強自己,即使負傷也要乾死白晴明一行。
繪卷所言,大天狗實際上是個很有原則的人,性格固執,但本性不壞。
也基於他此刻奉行的弱肉強食主義,也許會攔住雪女。說著「你現在根本不成戰力,為那位大人奉上性命也要死得有所價值才是」之類的話,然後自己出去「接待」主角一行。
兩人在對黑晴明上的價值觀是一致的,所以大概也只有這種理由可以說服她不亂來了吧。
實際上這兩人都是很亂來的人,可在為黑晴明賣命上,只要死得适得其所,可能兩人都不會阻止對方。
所以我希望的兩人最好的歸宿就是一起為了黑晴明殉情、或是一起接受失去路標的事實,再在未來的人生裏,作為曾經共事的同志,懷抱著共同的創傷,一起慢慢尋找新的人生方向。

被封凍的心,大天狗不會特意去想辦法融化,他不是一團火,只會默默在你身邊,用漫長的歲月等待它自己慢慢消融。
虛偽的大義,也許誰都不會理解,但也只有曾經的同志會左耳朵進右耳朵出地聽你牢騷,哪怕走錯了路,也是一起錯了,對錯與否,都是一條路上的人,必然會一起迎來某個結局。

2017年,祝我閨女和女婿好好的。
(網易爸爸請趕緊更新后面的剧情(TT)我還想看比丘尼姐姐怎麼調教黑總(不是)

评论
热度(148)

© 生抽酱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