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抽酱油

一名割腿肉的超龄乙女 涉猎范围不限

(いずあん)角砂糖を転がして

瀨名泉 × 轉校生

 

轉校生 = 杏

 

注意※标题源自不死的蜂蜜牛奶

 

(1)

 

杏一开始的时候觉得濑名泉的笑容就像咖啡里加的砂糖,瞬间就就能拂去他容貌上带来的距离感。

 

周刊杂志上灰发蓝眼的人气模特看向镜头时的表情是微微笑着的,那双在镁光灯下显得眸色稍浅的眼睛漂亮得让人怀疑是哪一处的天空被剪下放了进去。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那张被他本人称作商品的脸都无可挑剔,毫无破绽。

 

杏下意识地抓紧了手中的杂志,目光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就聚焦在那个人的脸上。

 

“所以,你要盯着由我担当的杂志封面看多久?”在她看得出神的时候,耳边冷不防响起一道声音把她的意识从杂志封面抽离了出来。

杏面前伸出的一只手把那本杂志从她的双手中抽了出来,她不由得顺着对方的动作扬起脸,目光再顺着那条手臂慢慢爬到对方的脸上。

 

视线里和杂志封面一模一样的那张脸此时的表情却是不快的,对方皱着眉,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正带着点不满注视着她。

“濑名前辈。”杏顿了半个拍子随即反应过来对方的意图,连忙把放在旁边的矿泉水拧开递给濑名泉。

 

“训练辛苦了。请喝水,濑名前辈。”

 

泉简单地应了一声,接过水。

他仰起脸喝水的时候,汗水会顺着他下颌骨的弧线没入他松开一个纽扣的衣领,喉结由于液体入口的动作而上下滚动。模特脸部的精致程度太过于致命,以至于他稍微仰着脸喝水的样子都带着惹人尖叫的吸引力。

 

杏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转开了视线,然后又觉得这种举动很突兀古怪,最后只能低着头盯着脚下的地板。

 

“说起来,你是从哪里翻出来这一期的杂志的。”泉停止喝水以后突然问道,尽管他用的是问句,但他的语气里并没有想要得到答案的意思在,“自从停止那边的工作以后,我还以为已经见不到这种东西了。”

 

泉把杂志连同喝掉一半的矿泉水递给她,“无论是当时看还是现在看,这一期的摄影师都应该好好再把拍摄技术重新学习一下了。”

 

“是、是吗……”杏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她讷讷地应了一句以后把把杂志放到凳子上,接过濑名递过来的矿泉水,然后用记号笔记上标记用于区分。

 

明明很好看。

她重新坐回凳子上,看着泉重新投入训练的背影,余光瞥见放在手旁位置的那本杂志,这句话憋在心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杂志的发行日期已经过去很久,封面上泉的笑容是他本人最常见的营业模式。翻开杂志,内页甚至有他对着镜头作Wink的特写抓拍,隔着纸张都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荷尔蒙。

而她知道镜头之后的泉很少会露出那种表情,她所见到的泉更多的是稍微皱着眉,或者垂下眼看不出情绪的模样。

 

不对,濑名前辈是会露出那种表情的。

 

她察觉到,只要在碰到真的时候,濑名前辈就会露出那种比平时面对她时要柔和得很多的表情。

当然,像是甚至有时候会达到兴奋到令人觉得恶寒的程度……的这种话,就不要说了。

 

 

(2) 

   

砂糖并不是每次都要加的,可是它化解苦涩的甜却十分值得回味。

 

在听见泉说要送她回去的时候,杏一下子差点没忍住露出了特别惊讶的表情。

虽然刹车及时,但她的眼睛还是睁大了不少。

 

看出端倪的泉稍微眯着眼看她:“什么啊,我想这应该不是感激涕零的表情吧。”

 

泉似乎是对于没有及时领情的她感到不满,稍稍弯下腰逼近了她一些。直到看到杏忍不住缩了缩肩膀往后退后,泉才略略舒心地双手抱臂,直起身子。

 

“你那是什么蠢脸。”泉对着稍有流露出婉拒意图的她说道,“明明温柔的前辈主动提出要送你回家,就不能表现得再感激一些吗?”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个人夸起自己来真是毫不含糊。

 

“对、对不起。”不过这种话杏也是想归想,嘴上已经先一步道歉了。

 

在和泉的相处中,她已经稍微摸通了一些和这位性格捉摸不透的前辈相处的套路。和他说话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无论讨论什么事,总之先顺着话题下了台阶再说。濑名泉在这种地方特别像那种只可以顺着毛摸的猫。

 

“感觉太麻烦濑名前辈了。”杏老老实实地道歉以后,把还没缝制好的Knights的服装小心翼翼地收进袋子里,她抬起眼看向泉,一边说一边揣测着他的意图,“前辈已经陪着我到这么晚,再让濑名前辈送我回去就太不好意思了。”

 

她还想继续说点什么,就被泉有些不耐烦地打断了:“你是笨蛋吗,打算这个点一个人去搭电车?”

 

“可是……”

 

“可是什么。好了,再不走的话你可是要为浪费我宝贵的时间负责的。”

 

泉懒得再继续这种无聊的推托,或者是对于自己已经决定的事情并不会作出更改,他用下巴示意了她一下窗外已经漆黑一片的天色,“而且你现在可以算是Knights的制作人了,对你稍微负责一下是我的职责吧。”

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个行动派的泉说完以后,已经直接拿起装着演出服的袋子,拉开教室的门先一步走了出去。

 

杏连忙跟上泉的背影打算追出去,小跑拐出教室的门以后却发现濑名放慢了脚步在等她。

 

(3)

 

泉是个要求很高的人。不仅对自己,对别人亦然。

杏一开始的时候为此挨过不少骂。

 

舞台间幕的时候Knights的成员都在后台休息,亮闪闪的打歌服多半都被汗水浸湿。饶是男孩子们平时训练良好,几场不停歇的舞蹈和演唱下来,最小的司的喘息声已经有些重了。

杏拿着粉饼小心翼翼地往泉的脸上扑着粉,另一只手扶在泉用卡子夹起刘海而露出的额头上,换手的时候连握住眉笔的手都带着汗意。但那并非由于紧张,而是出于其他某些杏目前还不知名的原因。

 

其实杏刚开始的时候并不是很擅长化妆。

尽管化妆这件事对于梦之咲偶像科的男孩子们来说几乎是习以为常得心应手,但是杏还是觉得不妥,为此大力请教了一番岚等人。

大家对于杏都很宽容,羽风更是觉得这样子的杏很可爱,唯独会对此有些不满的就是泉。

 

“就算是制作人,也是精致一点更好吧?”

这种稍微有些严厉的话,泉一直都是直接对杏当面指出。

 

杏在完成补妆后还不放心地弯下腰凑近了濑名一点,想认真端详下他此时的脸,生怕哪个细节出了纰漏。却不料原本一直仰着脸闭着眼睛的濑名泉觉察到她松手的动作,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

 

“!”

 

四目相对。

在这种极其靠近的距离下,看到那双漂亮的蓝眼睛里清晰地倒映出自己的脸。倒映出自己在那注视之下逐渐红起来的脸。

 

反应过来的杏连忙退后一步,这时候呼唤Knight重新上台的声音也响了起来。泉起身的时候好像没什么反应,只是和杏擦肩而过的时候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头。

隔着手套触碰到头发的感觉其实蛮奇怪的,杏伸出手摸了摸自己刚才被拍过的地方,头发都因为刚才泉的举动而变得有些乱乱的。

 

做的不错。

 

大概濑名前辈,想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吧。如果这么想的话,连微笑都变得不可抑制起来,杏连忙拍了拍脸好让自己的表情不那么奇怪。

 

他是个要求很高的人。不仅对自己,对别人亦然。

 

 

(4)

    

意识到这份感情的时机是不确定的,就像半勺倒进咖啡的砂糖,喝下去之后才知道其中融进的甜味。

 

杏在坐在写东西的时候被谁从后方双手捂住了眼睛。

 

今天的练习室是Knights在使用,而组合里喜欢做这样子的小游戏的人只有一个,因此杏并不感觉到慌张。

捂住杏眼睛的那个人没有出声询问,就只是松松地捂住她的眼睛,趴在她背上的时候把大半的体重都压了上去。对方把下巴枕在杏的颈窝处,柔软的头发扫过肌肤时会带来痒痒的感觉。

 

是凛月君吧。杏这么想着,反手搭上对方捂住她眼睛的手,想把他的手扒拉下来。

 

“是谁?”

 

传至耳边带着笑意的声音却是和想象中的不同,猫一样很轻易地就把杏原本放松的精神扰乱成一团麻线。而声似主人,它的拥有者也是最近的杏烦恼的源泉。

尽管杏的心底里一直在强调泉并不会做出这种捂住她眼睛的动作,但是杏还是下意识地紧张起来,搭上对方的手都变得犹豫。

 

平稳的心跳也不知为什么开始加速起来,依靠在背部的动作太过亲密,杏不敢想象万一转过身看到的是泉的脸,她应该露出怎么样的表情。

 

所幸的是后方的人先放开了她,然后松开手改成环住她的脖子。视野一下子亮起来,眼前的泉正双手抱胸挑着眉看她,表情不好也不坏,像平常捉弄后辈得逞一样露出了某种意味深长的笑容。

双手环住杏脖子的凛月则是干脆把浑身的力道都松懈下来,赖在杏的身上不肯动作,眼看着好像就要睡过去一样。

 

而杏几乎是在视线被重新解放的那一刻就感到某种难以言喻的轻松,原本过度的心跳归位到正常,心坎某处蓦然就漏了气,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缓缓松懈下来。

随之而来的是某种她并不敢细想的失落感。

 

泉走过她身边的时候顺势把凛月也揪了起来,他弯下腰去拉凛月的时候,和杏之间的距离就会缩短。

当泉的手伸过来扒开凛月环住杏的双手时,杏下意识地就产生了某种奇怪的错觉。她想象出了如果是泉在玩这种猜谜游戏时的样子,那嗓音就会从她脖颈后方响起,带着笑意的声线轻而易举地就能刺入耳膜。

 

靠在自己背后的凛月已经不满地被泉拉起来了,杏却呆呆地坐在原地。抬起眼看向练习室不远处的落地镜,杏看到了自己的表情。

 

这大概是,不能够被泉察觉的表情。

 

 

(5)

在意识到砂糖的甜美之后,杏开始变得在意起泉对她的评价。

 

杏虽然心底里明白自己这样子很孩子气,但是她已经无法再以平常的心态去对待泉给出的评价。她变得更加贪心,想要从对方口中听到称赞,还会为他偶尔松口的鼓励悄悄雀跃不已。

而那个前辈根本不会说出特别赞美的话,他并不会给出所谓温柔的凑合的回答,泉只会把其他人都委婉犹豫着不好告诉杏的话直接说出来。

 

为了得到泉更高程度的评价,也是为了各个组合的偶像能够得到更好的指点安排,杏非常非常地努力。

她最近不止一次在组合训练中频频走神,还出过一两次播放音乐失误的岔子。虽然之后在北斗的强制要求下杏做了短时间的休息,但下午在Knights训练时她仍然不小心写着东西睡着了。

 

一年级的司惊慌失措地叫着姐姐大人来扶住她时,杏才完全清醒过来。凛月和岚也担心地围了上来,岚委婉地提出了让杏一个人先去休息的建议。

身为制作人,杏并不想缺席任何一次组合的训练。被司扶住肩膀的杏笑得有点勉强,刚想对担忧的三人摇摇头说自己可以坚持的时候,她看到了表情十分恐怖的泉。

 

“濑名、前辈……”最难以糊弄的角色出现了,杏看到泉的脸色后甚至紧张地吞咽了一下。

 

“脸色都差成这个样子了还想在这里干什么?制作人都倒下了这是不行的吧。”

比起其他用词温柔的三人,泉说的话称得上是有些残酷。而自从在意起泉的评价的杏,自然是会为泉这样子的话而感到一阵细微的痛心。

 

“可是!训练……”杏下意识地想要反驳,但泉越来越差的脸色让她在提高声线以后立马虚弱地噤了声。

 

“哈~?这种时候还要做出顶撞前辈的事情吗?”

最恐怖的是泉这么说完以后,露出的居然是非常漂亮的笑容。而杏知道一般泉露出这种表情之后事情都会变得非常不妙。

 

果不其然,杏看到原本还站在三个人外围的泉突然迈开腿走过来。他走过来以后把手搭在岚的肩膀上,稍微使劲拨开了围住她的两人,伸出右手握住杏的一边胳膊,抬起下巴示意在背后扶住杏的司松开手,眼神却是看着她的,“自己起来。”

话是这么说,泉拉起杏的力道却毫不含糊。

 

他转过身对岚说了训练继续之类的话,看来是要亲力亲为地把杏带去保健室,指不定杏还得感激他这个温柔的前辈的大发慈悲与亲自送人。

 

练习室的门被关上以后,泉脸上漂亮的笑容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杏,她紧张地回看了过去,结果在视线刚对上的瞬间就被泉抬起手狠狠地弹了下额头。

 

“好疼!”杏捂着额头叫了一声。

 

“脑子现在清醒一点了吗,刚才还说了不愿意休息之类的胡话呢♪”

 

在杏反驳之前,泉已经及时地截住了她的话头:“反正训练一天没有你并不会怎么样,额外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

 

让前辈担心了。从那言语中明白过来的杏刚想要道歉,泉却再度向她伸出了手。

方才的记忆让杏瞬间睁大了眼睛绷紧了身子,生怕那双漂亮的手又会对她的额头进行惨绝人寰的虐待。不过杏也不敢躲,犹豫了片刻以后选择鸵鸟一般紧紧闭上眼睛。

 

料想之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前发却被轻柔的拨开,泉的手在她额前的肌肤停留片刻以后便很快地挪开。

 

“没有发烧。……不过保健室还是要去的,在你的精神没有恢复之前,我并不想看到你顶着那样子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要回应些什么好像已经不重要了,杏直到躺在保健室的病床上后,才慢半拍地觉得某种晕乎乎的情绪混合着血液冲上脑门。

这并不是由于什么休息不足或者感冒病痛引起的。杏看着帘子外还没有离去的某个身影,把被子拉高盖住了脸,好让缺氧的温度使她红着的脸看起来不那么突兀。

 

心跳砰砰地加速,如果这份炽热是由病痛引起的就好了。

 

(6)

明明不是甘党,此时却无可救药地迷恋上这份甜味。

 

杏身为制作人,她自己说出了不会和偶像谈恋爱这种话。这顺带也是一种借此封缄自己的感情方式,因为她明白这是不能够对泉说出口的秘密。

 

她不知道这份感情会持续到什么时候,明明决定要平等地去“爱”着大家,但是目光总是无法抑制地追随那个人的身影。

喜欢他在镜头前露出的充满自信的笑容,喜欢他的态度,喜欢他连同他的缺点。

 

泉毕业那天来临得突然,或者换个方式来说,杏是明白的,只是她潜意识里不想去面对。

 

“请看向这边。”

杏举着相机笑起来招呼着Knights的成员看镜头,司看起来也眼眶红红的。毕业了的两位前辈被簇拥在中间,泉露出了十分难得的温柔笑容。

 

杏无法说出那种感受,透过镜头里看到的泉似乎非常的遥远。她的手指突然开始颤抖起来,对焦的时候怎么样也对不准,视野也跟着模糊。

按下快门以后杏却久久没能放下相机,仍然保持着拍照的姿势呆呆地站着。机身挡着她的脸,看不清她现在是怎么样的表情。

 

岚有些担心地叫了她的名字,犹豫着要不要靠近。而泉似乎是先一步看出了端倪,他干脆地把花束塞给司抱着以后,径直走到杏的面前,拉开她试图用相机挡住脸的手。

 

然后他看到了杏泫然欲泣的脸。在接触到他的目光以后,眼泪从她的眼角大滴大滴地滚落。

 

是因为前辈们的毕业而感到悲伤吗,或许是的,也或许不是的。

只是每当想到那练习室内不再会有那个人的身影,歌声之中再也无法分辨出那个人的嗓音,舞蹈间不会再看到那个人自信的笑容,杏就会觉得一阵心痛。

 

Knights日后仍是Knights,可对杏而言,没有濑名泉的Knights是不完整的。

 

哭泣的理由,或许这个时候告诉他就不算犯规了。自己夸下海口说的平等的爱的背后,杏也不过是一个嗜甜的孩子而已。

 

“……我喜欢濑名前辈。”

 

如此啜泣着,往那杯即将凉掉的咖啡中添上最后一勺砂糖。

End

评论(10)
热度(168)

© 生抽酱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