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抽酱油

一名割腿肉的超龄乙女 涉猎范围不限

(まこあん)それがあんずの幸せとしても

遊木真 × 转校生

 

转校生 = 杏

 

注意* 部分いずあんまこ要素出没

 

 

1

 

游木真已经不太能记得最开始察觉到这份心情的日期是什么时候。

 

不同于小说本里或者其他人口中描述的青春,他记不清心跳加速的日期,不能用诗歌一样的语言去夸赞对方被自己所喜欢的地方。真也做不到在喜欢的人面前耍帅,即便他真的很努力想在那个人面前表现出帅气可靠的一面。

 

比起北斗,他好像差了那么一点可靠的感觉。

比起真绪,他的体贴和关心总是稍微慢了别人一拍。

比起明星,他也并不能总是活力四射地鼓励他人,永不气馁。

 

大家都很喜欢杏。而真并没有能够比过其他人的自信。

 

真恹恹地走到自己的鞋柜面前,打开柜子取出鞋,扶着柜门打算换上鞋子的时候却听到了他此时、或者说此生,绝对不想听到的声音。

濑名泉的声音。

 

真几乎是在下一秒意识里就炸开了警报,理智里零星一点的偶像包袱没有让他立马逃走,但他的应激反应也快要和碰见了猫的老鼠没什么两样。

但让人困惑而又松一口气的是那肉麻到令人无比在意的呼唤他的声音没有响起,真抱着包小心翼翼从鞋柜侧看去,那个泉前辈正在对杏说着什么。

 

比起泉前辈……

 

真被自己脑海里突然的想法吓了一跳,他赶紧压抑下这个想法。然后明知这么做不对,但他还是屏住了呼吸,静静地看着那边的两人。

 

原人气模特的泉连皱着眉的表情都显得漂亮万分。他似乎是在对杏进行某种居高临下的说教,因此正抱着手臂在讲着些什么。不过意外的泉的表情看起来并不严厉。

看起来应该是在讨论训练的事情,真有些担心地看着杏不作声的模样。然后他看到泉拍了杏的头一下,或者说那个动作更应该解释为,把手轻轻地放上去。

 

尽管泉脸上露出的是“勉为其难就夸你一下好了”的失礼表情,但是这个举动看起来都太过温柔。真看到杏和自己一样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而最后杏告辞的时候,泉似乎是注视了一会儿她的背影以后,才离开的。

 

大家都很喜欢杏。

 

某种细微的钝痛伴随着这个想法嘎吱嘎吱地在心脏开始了折磨人的割据,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看到了不能看到的东西,他竭力想停止自己心中的猜测,脑海却不受控制地揣测着泉到底是以什么样的表情注视着杏。

 

是会和自己注视杏的表情所相同吗?

 

真一边想着一边取下鞋,套上穿好以后却没有及时地抬头。他盯了一会儿地板,最后取下眼镜,用袖口擦去镜片上淡淡的雾痕。

 

大家,都很喜欢杏。

 

 

2

 

当第三次被泉直面撞上以后,真忍不住在心底里哀叹一番自己的倒霉透顶。

 

虽然那个人的确做到了如他所说的一般,身体里犹如安装了某种专门追踪他的机械,但最开始的时候真还是很有自信自己能躲开泉的各种偶遇行为的。而且泉也并非不知分寸的人,就像是真几乎不出没的网球部,以及放送委员会,泉都像隔着什么界线一样从不触碰。

 

但是最近偶遇的频率是不是太高了?泉前辈的头上那两根真的不是天线什么的吗?

 

当然这都不是问题的重点,重点是这一次可是在杏的面前。

 

“游君——这可真是命运的相遇呢?”

泉一如既往地说着真觉得肉麻过头了的话,笑起来的样子和蔼可亲得令人发毛。

 

真见到泉时身体里的第一反应就是僵硬,连肩膀都小幅度地耸了起来,像是受了惊的猫。但由于杏在他身边的缘故,真莫名感觉胸口里似乎涌出了一种勇气促使他站到了杏的面前,稍微侧着身子、下意识地挡住了杏。

 

虽、虽虽虽虽虽然说很想在杏的面前表现出很有男子气概的样子!

 

但是反问泉为什么会在这里的语气太弱,甚至声线由于下意识的颤抖而拔高了不少。别说是男子气概了,差点就要躲到杏的背后了。就连真自己都开始嫌弃自己的动摇。

 

而对真的意外举动,感到惊讶的不止是杏,泉也意外地挑了挑眉。

 

可惜毕竟有些东西不是说克服就克服的,很快真的脸上就开始蔓延一层薄红色,从鼻翼慢慢爬到耳根。漂亮的男孩子打算逞强憋着,不甘示弱地看着泉。

注意到真与以往不同的、略显得强硬态度的泉正准备开口说点什么,杏却从真的后面伸出手轻轻拉住了真的胳膊,然后走出来站到泉的面前。

 

“濑名前辈,我们之前约好的吧?”杏看起来也有点苦恼,她一边缓慢地说着一边观察着泉的脸色,而且不动声色的把真拉到自己身后,就像刚才真做的一样,“TrickStar的训练期间,前辈可不能做奇怪的事情。”

 

之前约好了什么?

 

真敏感地抓到了杏话中的重点,不知为何想起了之前在鞋柜看到的画面。他抬起眼看向泉,以往有些难缠的前辈此时却是皱着眉摆了摆手,对着杏承认的样子尽管不情愿却很干脆。

 

 

隔音练习室里,真有点走神。

回想起刚在走廊里碰到泉的事情,杏当时的侧脸让他没有办法忘记,那是非常柔和的一张侧脸。杏的表情不能说特别丰富,虽然说她的表情总是很温柔,但是那种方才的那种柔和不同于往日所见。她的眼睛被情绪充盈得亮亮的。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表情呢?

 

真坐在练习室的地板上,不远处杏正和北斗讨论着什么。杏的表情很认真,而真很喜欢杏这种表情,每次看到都觉得胸口像是被某种柔软的情绪填充,让人觉得既害羞又高兴。

他正打算再悄悄看上最后一眼,没想到杏却刚好转过脸来。四目相对的时候,杏无知无觉地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怦怦。

 

真几乎是乱七八糟地回了一个笑容给杏,然后急匆匆低下头掩盖自己红透了的耳根时,真的余光扫到了练习镜中的自己。

脸很红,目光却很亮。湖水绿的眼瞳几乎是被情绪洗刷得透亮,最纯正的绿宝石也不过如此。

 

醍醐灌顶。

 

 

3

 

真醒来的时候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而且这个天花板他并不熟悉。

惊慌失措的情绪还没有酝酿起来,真就先从后脑勺隐隐的疼痛中回味过来自己现在是在保健室,而从迷糊中清醒过来的思维让他也顺带想起了自己是因为什么进来的。

 

因为在训练中走神而不小心踩到了明星喝空的纯净水瓶……

 

回想起自己在大家面前以怎样一种狼狈的姿势摔倒,真哭丧着脸用左手撑坐起来,真希望那样子的自己能够在所有人的记忆里消失。

而在坐起来的瞬间,真感觉到右手好像被什么扯了一下。他正打算掀开被子,却看到杏趴在床边睡着了,而他的右手被杏攥在手里。

 

真的动作惊醒了杏。杏醒过来以后仅是迷糊了一秒,随即从椅子上站起来,担忧地凑近了真。

 

头还疼吗?这么问道的杏似乎是想要伸出手触碰真来查看他的伤势,但是她想要抬起胳膊的时候却发现有点不对劲。

于是杏低下头,她看到了自己正攥着真的手。甚至因为握住的时间太长,以至于掌心都蒙上一层湿润的汗意。

 

“!”

 

杏急忙想要松开手,却没料到真会在此时反握住她的手。

 

杏慢慢地,像是不可置信又像是不敢相信地抬起脸,想要去窥看真的表情。而对比起略显得紧张的杏,真看起来要比她紧张一万倍,连牵住她的指尖都在发抖,眼神再飘忽了许久之后终于颤巍巍地直视了她的眼睛。

 

“我……”

 

在杏的目光下,真酝酿了大半天终于鼓起勇气开了口,可是言语出声的瞬间,却恰巧和对方相撞。

杏也在那一刻开了口。

 

 

“……杏、杏ちゃん先说吧。”

 

真一边说着一边僵硬而迟缓地松开了右手,左手像是平常一样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脸,他稍微低下了头,因为向下而显得分为纤长的眼睫挡住了他漂亮的眼珠。

而像是担心杏会感到尴尬一般,真随后对着杏绽放了一个笑容,“杏ちゃん,想要说什么——”

 

杏的瞳孔在看到真的笑容那一刻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只因为那双漂亮的绿眼睛里,此时正不停地滚落下泪水。

 

 

4

 

为什么要这么敏感呢?

 

真甚至不知道自己那个时候是哭了的,只是视线里的杏一直朦胧地浮着一层水汽,眼角刺痛得他几乎快要睁不开眼。

因此他非常非常地拼命微笑着,就像是在舞台上一样,甚至比在舞台上更为努力。因为她是最苛刻的观众,也是他的独角戏中的不属于他的女主角。

 

为什么要察觉到她几欲说出口的话呢?

 

真从杏的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被泪水沾湿的,狼狈的、强撑着的笑脸,而杏饱含了歉意和惊讶还有心痛的眼神让他的笑容渐渐垮了下来,唇线抿了又抿,最终化作压抑了声音的啜泣。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比起真绪,比起北斗,比起昴流。其实提出来相对比起的种种,真最在意也时常在心底里问出口的是,“比起泉前辈”。

 

胸口此时翻滚的感情既温柔入骨又让人痛彻心扉,就像当时杏始终没有松开的那只手一样,始终带着某种让人无法放手的温度。

就算当时嘿嘿傻笑着在杏的面前蒙混过关,但是真无法欺骗自己。他没有办法假装看不出来杏表情的变化,也没有办法当做没有察觉泉态度放缓的部分,更没有办法解开杏心中的郁结。

 

制作人是不能够恋上偶像的。

 

谁何尝不是被这句枷锁所束缚。杏也是,他也是。

 

所以说不出口啊,他什么也说不出口。即便是话已经到了嘴边,即便已经喜欢到了连提起这几个字都要哭出来的程度。

如果说杏本身的幸福就是站在远远的地方,安静地看着那个人的话,那么真希望他能够一直看着杏那样子带有柔和表情的侧脸。

 

 

“没什么……什么也没有……”

 

如果这样子的不言语,能够到达你的幸福所在。

 
End

评论(2)
热度(110)

© 生抽酱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