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抽酱油

一名割腿肉的超龄乙女 涉猎范围不限

(まこあん)きようのゆう君

遊木真 × 转校生

转校生 = 杏

#题目灵感来源于凛老师的漫画《今天的吉良同学》

 

 

 

今天的游木真,正在努力着。

 

当音乐声被停下来的时候,真还维持着前一拍就应该完成的动作。真有些迟缓地放松了手臂的力道,汗水顺着前发滴到镜片后的绿眼睛里,他眨了眨眼,注意到同伴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真下意识地露出一个有些不安的笑容来,他看着显然有话说的同伴,隐约察觉到自己犯下了相当低级的错误。而与流露出犹豫神色的北斗不同,说着“休息一会儿吧”的真绪相当自然走过来把毛巾塞到他的手里,然后扭开纯净水的瓶子开始喝水。

 

真先是愣了愣,随即像平常一样笑起来,点点头附和以后弯下腰去取自己的那一瓶纯净水。

像是不满被汗水浸湿的前发,他喝水的时候取下了眼镜。抬起左臂擦拭的时候,手臂蹭着眼睑略过头发,真的手指捏紧了纯净水的瓶身。纤细脆弱的塑料瓶发出轻微的喀嚓声。

 

 

隔音练习室里还亮着灯。

 

杏在路过隔音练习室的时候不经意地往窗户看了一眼,她惊讶地发现里面还亮着灯光。已经放课很久了,按照道理来说这个时间点教学楼里应该不会再有人才对。

虽然说杏现在也同样不正常地滞留在教学区,但她是由于安排fes的事情才会如此。杏抱紧了怀里的计划表,屏息凑近了紧闭的房门,侧耳仔细倾听缝隙中漏出的音乐的节拍。

 

是TrickStar的乐曲。

 

杏试着扭了扭门把手。门没有上锁,她很顺利地推开了门。

 

音乐声在门打开的期间变大,杏看到的是跟着节拍在练习动作的真。整个隔音练习室里只有他一个人。

杏没有出声,而练得投入的游木也没有注意到有人进入。鞋子摩擦地板的声音融进了节拍声里,芒发绿眼的男孩子认真地唱着歌词。抬手转身间,沉浸在独自练习的真措不及防地和杏打了个面照。

 

“咦、诶杏……哇啊啊!”

 

一瞬间双方相撞的视线让他脚步一错,以一种极其狼狈的姿势跌坐在地上。

 

太丢人了。真有些吃痛地挠了挠后脑勺撞到的地方,另一只手撑着地板打算起来的时候,先一步被杏挽住手臂搀扶了起来。

 

杏把真扶到一边让他坐下,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在确认刚才那一跤并没有伤到他哪里以后,看向他漂亮的绿色眼睛:“只有游木君一个人在这里练习吗?”

尽管这种话听起来有点像明知故问,但稍微能猜测到一点的杏还是默默把关于TrickStar其他三人的问题吞回肚子里。

 

杏的问题让真不由自主有点僵硬。

其实只要实话实说就可以了,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是因为不愿意拖累进度而偷偷留下来继续练习。

 

但这意味着要承认自己的不足,承认自己的没有才能,承认自己的迟钝,以及承认自己的自卑。

 

游木真很努力。

今天的游木真很努力。

每一天的游木都非常非常地加倍努力。

 

但可能有些努力永远也追不上同伴的天赋,同级生的优秀,前辈的光芒。真心底里很早就给自己打下了某一个标签。

 

面对TrickStar其他三人的温柔,他其实一直为此感动并为此可耻着。

他耻于戛然而止的音乐,北斗的欲言又止,真绪的体贴。明白自己内心深处自卑的他们用心良苦地不断为他找着借口,真为了不辜负这种温柔,笑着假装没有察觉地任由他们一次又一次轻柔地揭过自己的纰漏。

 

但如果面对的是杏,真并不知道现在他是应该承认,还是选择假装没有察觉杏话语里的意思。

 

“是、是这样没错呢……”混乱之下他给出了有点不知所谓的回答。

 

“是我不够努力……跟不上大家的节奏,就只能留下来偷偷练习了。”

 

真本来是想蒙混过关的,比如自嘲一下自己的笨手笨脚,或者就干脆像平常一样傻傻地笑。但是不知道为何他下意识就坦白了实话,而且话一出口语气里不由自主地染上了浓烈的低落。

真感觉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吐露心声后的紧张和不安伴随着杏的沉默涌上他的胸口。他压低了视线只敢从余光偷偷观察杏的反应。

 

她大概很失望吧。

明明想要在那个人面前表现出帅气和可靠的一面,但每每被她看在眼里的却是自己最逊的情况。

 

透过镜片的视线逐渐变得有些模糊。

 

“并不是这样子。”杏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坐了下来,她坐在真的旁边,把手中的纯净水递给他,“游木君非常努力。”

真愣愣地接过水,转过脸看着杏。杏的目光正笔直温柔地看着他,然后她露出了一个十分柔和的微笑。

 

在去拿他放在附近的纯净水时,杏注意到角落里还堆着几个歪歪扭扭的空瓶。她看了一下瓶身,上面并没有任何的标记。而组合练习的时候是需要做上标记,以便成员之间区分的。

 

“所以,游木君不要那么轻易地就否定自己所有的努力。”

 

吧嗒。

音乐因为播完而停了下来。刚才还低落的情绪也被按下了停止键。

 

“是是是是、是是吗……”

她的肯定又果断又坚定,真只觉得自己此时的脸在发烫,不停上升的温度让思维再度陷入某种轻飘飘的混乱里。

 

 

也一定是因为头脑混乱的缘故,某些有些逾越的问题就会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你为什么会知道呢?

我的努力,我的汗水,我的付出,我的求之不得。

 

这一切,你都看在眼里吗?

 

 

回想起来,真不太清楚自己当时慌张之下到底问了什么,只是记忆中杏的笑容非常温暖。

 

“嗯,我知道。游木君的努力,我都看在眼里哦。”

她这么说道。

 

 

隔音练习室内响着音乐。

 

北斗活动了一下因为练习而变得酸痛的手臂,去喝水的时候看见游木在做柔韧性的练习,而杏正双手压着他的背,帮助他把腰压得更下一些。

 

“好疼,痛痛痛痛——”

真哭丧着脸呼痛,尽管如此,他努力压低放软的腰部和握住脚腕的手却没有一点松懈。汗水顺着他的鬓角滑到下巴,最后滴落在地板上。

 

他一边忍耐着酸涩的疼痛,一边艰难地转过一点脸看向杏,对上她有些疑惑的目光,“今、今天……”

 

没等真说完,杏似乎已经意会到了他的意思。

她朝他点点头,眨眨眼睛,“今天也在看着游木君哦。”

 

 

今天的游木真,为被你注视,也正努力着。

评论(5)
热度(93)

© 生抽酱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