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抽酱油

一名割腿肉的超龄乙女 涉猎范围不限

[黑篮]鸨合狐绥★脑洞/防删储存地★

★以后要用的章节&非正文番外/刷锅水存档点★
★乙女向慎食★
★one on one花宫★

【晋江连载正文】:http://wap.jjwxc.net/book2/2554956

♥一个简短的话梗♥

人一旦恋爱以后自然会变得黏糊。

想要不自觉地亲近对方一点,那种令人害羞的话也会变得能够稍微说出口,时时刻刻都想倾吐对他喜欢的心情。

偶尔在路口分手之前会被按在墙上吻一会儿,害羞之余其实也更多地想要被触碰,双唇分开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类似于遗憾的不舍感。

觉得这样子的自己很奇怪,但还是忍不住要去渴求来自这段关系的更多的触碰。

“……喜欢你。”
接吻过后被捏着下巴,被那双漂亮的眼睛看着,我几乎是晕头转向地迷失在他的目光里,原本松松拉住他袖子的手指也不自觉地收紧。

花宫几乎是被我这种意乱情迷到茫然的样子取乐,他眼神里都染上了些许不怀好心的笑意,手指暧昧地捏了捏我的下巴,压低了声音,“说真的,交往以后总觉得你这种地方——……”

眼神也好,言语也好。

“有点恶心啊。”

“恶、恶心……”我脸色一白,感觉血液都冰凉起来。

思维还在黏糊的情绪之中没有回过神来,他的手指还暧昧不明地停留在我的脸上,我呆呆地看着花宫,视线逐渐模糊起来。

然后被花宫搂进怀里,头发好像被很温柔地摸了摸:“恶心得让人有些上瘾啊。”

“……再多说几遍吧。”




part A【后文会用到的隐晦R18/宫村风/暂定稿未修/70-80章内容】

我把湿漉漉的雨伞交给花宫,拘束地换上室内拖鞋,“不、不好意思打扰了。”,明明知道他的家里现在并没有除了我和他之外的人,但我还是紧张得不得了。

这好像是交往以来,时隔几个月第一次踏入他家。

从电车站出来的时候突然下起了雨,因为我只带了一把伞的缘故,共撑之下,花宫把大部分雨伞的位置都倾斜到了我这边。

肩膀处被淋湿了一大片的花宫理所当然地要去换衣服,而得到允许的我则是选择待在他的房间里等他。
花宫的房间相当简单,还未收起的矮桌上还摊开着一本尚未读完的书籍,而我在犹豫片刻以后,选择坐到了床边。

窗外的雨似乎下的更大了,冬季的雨水总是沁有一股凉意。

稍稍感觉到寒意的我把一个靠枕抱在怀里,把脸半埋进去,不知为何上面带有的淡淡的洗衣液的香味,让我莫名其妙有些心跳加速。

这个味道……花宫同学的衣服上也有。

而当花宫推开门进来以后,恰好看见的就是我这样的、仿佛是在感受他的味道一般的动作。
他明显顿了顿,我一下子满脸通红,像是触碰到了什么烫手山芋一样把那个靠枕松开,双手放在膝盖上紧紧抓住裙子。

“你那副紧张的样子是要干什么啊。”

花宫似乎是觉得我的反应很有趣,但他并没有说什么,而是坐到矮桌前,背靠在床沿,拿起那本还没有看完的书开始翻阅。

“……花宫同学在看什么呢?”
因为靠近的距离,坐在床边的我仅仅只是稍微倾下身子,凑近他想要看清书本上的内容,披散在肩膀上的头发就会滑到前面,垂到花宫的脸侧。

他没有回答我,也没有侧过脸来看我,只是伸出空着的另一只手,手指绕住我几缕垂到他脸侧的黑发,缓缓打转了一两圈以后又松开。

窗外的雨打在玻璃上的声音似乎一瞬间大了起来。

伴随着雨声,心脏鼓动的声音清晰可闻,胸腔里跳动的频率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变快。

怦怦,怦怦。

手指像是被雨水浸湿,血液流动的时传进神经末梢的温度又滚烫又冰凉。

我应该是想要像平常一样呼唤他“花宫同学”的,而在开口吐露的呼唤却是带着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色彩。

轻声地,骤如雨落。

“……真(Makoto)。”

如同为言语中的情绪所感染,花宫那双望过来的琥珀色眼瞳中,此时分外清晰地倒映出我的身影,我的神情仿佛也融进了他的眸光里。

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个人。

有多喜欢,喜欢他柔软的头发,喜欢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连同里面的眼神也喜欢。还有花宫的手,声音,以及他笑起来的时候唇角勾起来的弧度,他的体温,甚至是态度,通通都,通通都很喜欢。

无论是牵手时他偏凉的指尖,还是拥抱时能够感受到的衣服下的身体,亦或是双唇相接时他温热的吐息,和微微颤动的纤长的眼睫。

我都,非常地喜欢。

喜欢到了自己都觉得不可置信的地步。

沉默之中,或许是被雨落的气氛所蛊惑,又或许是在遵循心底里最隐秘的渴望,我缓缓伸出手,如同雨水打落一般,在花宫的脸上留下指尖冰凉的触点。

若有似无的触碰,是试探,是寻求回应的讯号。

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沉默,为什么要这么做,只是此时此刻,我仅仅想要触碰这个人。

仅此而已。

花宫垂下眼低低地应了一声,然后他抬起手,覆盖在我正欲抽离的手上。
我的手完完全全地抚上了他的脸。

雨声如同落到了心里,滴答不停。

“……雨下得、太大了。”

精心编好的头发被花宫一点点拆散开来,完全散落以后挡住了部分的视线,吐息渐渐交叠以后,我含糊不清地从唇畔漏出断断续续的言语。

“……你没带伞吧。”花宫的声音也像是被雨水浸湿了一般,原本清澈的声线里此时带着些许的哑意,“今天就,不回去了。”

伴随着这句话的是窗外的雨声。
下得太大的雨。

都已经,没有办法回家了。

“回不去了呢。”
我如同在确认一般低声喃喃道,又重复了一遍这样的话后,伸出手紧紧地搂住他的脖子。

空气里都是水雾带来的朦胧湿意。

想要……想要感受温度,感受热度,感受源自心脏深处最最悸动的灼热。无论什么都好,想要被他占有,被他拥抱。

想要全身心地,沾染上他的味道。

彻彻底底,毫无保留。

part B 【交往前提/告白/绿间篇使用/50-60章插入内容】

花宫站在三分线上,抬起手,他手中的篮球相当轻松地以一种弧线精准漂亮地投进篮框。
然后他把那颗篮球抛给我,示意性地扬了扬下巴,像是心血来潮一般地对我说道:“投一个试试看吧。”

“投进了的话,就随便向我提出一个要求。”

他看着我:“我会答应你任何要求,作为圣诞礼物。”

“你、你这么说的话我也……”
我的运动神经可以说是很差,即便是站在框下我也没有能把球投进去的把握。

而且,如果提出心底里那种愿望的话,就算花宫答应了,我自己也是……不,应该说我也并不想以这种机会来告诉他我胸口里那种心情。

更何况我有,比起这个更加想要告诉他的话。

我有些笨拙地抱住投到我怀里的篮球,犹豫不决地学着刚才花宫的姿势,看了他一眼以后闭着眼把球投向篮框——

“今年的Winter Cup,雾崎一定要打进决赛。”

随着篮球打到篮板发出的哐当一声,我睁开眼,看见花宫露出了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表情。
不是余裕十足,也不是恶劣骄傲,而是稍微混杂了些许出乎意料的困扰在里面。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稍稍睁大,眼瞳里此时浮着一层碎光,那是我第一次知道花宫原来也会有这种表情。

他似乎是想要像平常一样嘲笑我,却没有扯出那种漫不经心的弧度:
“你真是……每次都做一些脱离预计的事情。”

话音刚落,我的领子被花宫揪起,身子被拉扯过去,措手不及间少年特有的气息蓦然印上嘴唇。
感觉有什么舔过唇隙叩开牙关,不容拒绝地探了进去,在口腔中肆无忌惮地撩拨起所有感官的酥麻,毫无收敛地攻城略地、侵占所有,苟且喘息之间从唇畔泄露出黏腻又糜烂的声音。

血液一瞬间如数涌上大脑,我下意识就想往后退缩。被察觉到意图之后,后脑被相当强硬地禁锢住往前扣,他的手指顺着下颚的线条,拇指抵着我的下巴,辗转反侧地加深了这个吻。
缺氧的晕眩让我腿肚发软,而口中只能发出来不及吞咽什么的、类似于哭泣的呜咽声。

像是只过了一秒,又像是过了很久,被可怜放过的双唇还残存着那种仿佛通了电一般的酥麻,我头晕目眩地看着花宫,他那双眼睛里此时的眸光像是琥珀石氤氲上的水雾,眼神中褪去了往日有些尖锐的棱角。

他像是有些挫败地勾了勾唇角,一副被我打败了的表情:“……真是很烦啊,明明不想由自己来说的。”

可是,已经没有再继续假装没察觉的理由了。

“和我交往吧。”

那是我,最想听到、又以为永远也听不到的话。

part C 【狗血梗遍地/采用率30%/未定稿/赤司篇使用/80-90章以内/时间回溯/可能替换内容:死亡返回初始】

不要做那种事,不要那么对他。

我拼命地摇着头,拉住花宫的球服下摆,攥紧了手指不自量力地想要阻止他迈进场馆的步伐,一开口眼眶迅速地红了起来:“不需要那么做,不需要那么做啊……”

花宫回过头,表情依旧是如同往日一般,眉峰微微往上抬,似笑非笑,似睇非睇。
“哭什么啊,你是洛山的经理吧。”他这么说着,左手握住我的手腕,右手一根根依次扳开我手指,动作丝毫没有犹豫。

我的眼泪怎么也停不下来,我握紧了被他抽开的手指,想要再次拉住他,却被花宫伸手按在肩膀上,力道不大,简单一个动作却让我顿时失去了所有行动的勇气:“妆都花了。”

他转过身,背号为九的球服背影映入我的眼底。

我像是被这个不断重复的场景深深刺激到,眼泪簌簌地往下掉。

胸口痛得要命。
像是有一根刺穿破血肉扎进了心里,堵塞了动脉,血液不畅地梗在胸口,很痛很痛很痛。

我的双脚被冻住了一般,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

然后肩膀被谁从后面握住了,而千万次经历后我知道那是谁,我也知道这场不会终结的球赛的始作俑者是谁。
我顺着那只手的力道踉跄几步,抬起手用袖子胡乱地抹了一把眼泪,用哭哑了的嗓子低声道:

“……赤司同学。”

我抬起眼视线撞进那双赤色的眼眸里,我不清楚那里面正在翻滚的情绪是什么。
我亦不想要去了解清楚。

“比赛快开始了。”赤司说话向来都是言简意赅。

我知道他是在告诉我要去到应该待的位置上,可我想要的位置,仅仅只有花宫身边那仅此一处的容身之所。

不要再,不要再让那个人去一次一次地输了。

像是被这句话压倒了心里摇摇欲坠的天平,我的情绪终于压抑不住爆发的势头,我想要拨掉赤司强硬地按住我肩膀的左手,却怎么也没有力气去挣脱赤司其实没多少力道的禁锢。

花宫的背影不停不停地在脑海里折磨神经,我几乎是幻听一般听到宣布比赛终止的哨声,记分牌上的分数刺目得仿佛鲜血横流。

洛山:雾崎第一。

111:11。

“不要这样对他……拜托你不要这样对他……”
我听到我用带着颤抖的哭音无意识地重复这句话,一直紧绷着的身体仿佛在迫近极限似地发抖,我伸手抓住赤司运动外套的下摆。

好痛,胸口痛得要命。
像是心口被掏穿了一个大洞。

“……停下来,停下来……不要再继续了。”

不要再碾碎那个人的骄傲,践踏他的自尊。

“答应你……我答应你……”
我像是很冷一样发抖着,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涌出了眼眶。

……不要再让那个人,露出这样子的表情。

我明显感觉赤司的手顿住了,然后我的肩膀上多了一件衣服,赤司把他的运动外套盖到了我的身上。

“……我明白了。”

他的气息,彻底地笼罩到身上。

part D【档位替换/采用可能性有/赤司篇引用可能】

花宫觉得她有点不对劲,但他又说不上来她到底哪里不对劲。

如果拉进一点距离,她还是会像平常一样脸红。还是老样子每天都认真弄各种各样的发型,只是最近似乎越来越往娴淑的方向打扮。

花宫和她都不是会腻着的人,即便是交往以后一起通学的路上也不会牵手。仅仅只是并肩,隔着暧昧不明的礼貌距离,带着若有似无的肩膀触碰。

但还是,不对劲。

自从那场雾崎和洛山的比赛被非正常地阻止以后,花宫就一直敏感地察觉到一种不对劲的感觉。

搞不清楚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花宫暂时把这个问题搁置,侧过脸看向一直不出声的她,刚想开口,却注意到她的唇彩换成了红色。

并非她一贯喜欢的粉色或者橘色,鲜艳明媚的赤红,衬得她的脸都有种陌生感。

这种女孩子细枝末节的事情本不应该在意的,但花宫突然觉得有种强烈的不安感在血液里翻滚着。
他讨厌这种感觉,所以顿了顿脚步,拉住了她的胳膊,尽管很不想承认,但此刻他只想得到一个能使他安心的回答。

“……唇彩的颜色怎么换了?”

她一下子红了脸:“花、花宫同学发现了吗?”

这种跟她往常一样毫无差别的反应让花宫稍微稍微松了一口,花宫眯起眼刚想像平常那样逗弄她几句,却被她下一句回答钉在原地。

“因、因为赤司同学说这个颜色……很适合我。”

血液似乎一点点变得冰凉起来,花宫想扯出一个笑,嘴角的肌肉此时却跟坏死了一样,无法动弹。

“……跟那个家伙有什么关系。”

花宫想说别开玩笑了,而她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僵住了的步伐,只是有些疑惑他的疑问。

“怎么会没有关系。”

她像是听到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笑起来,带着些许羞怯的神情跟以往在他面前,所展现的一模一样——

“赤司同学不是我的男朋友吗?”

评论(18)
热度(44)

© 生抽酱油 | Powered by LOFTER